朴知贤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朴知贤中国科技到底怎么样?看看权威媒体的说法-悦读进化论

朴知贤中国科技到底怎么样?看看权威媒体的说法-悦读进化论

朴知贤
授权自:正解局(ID:zhengjieclub)

1
是什么卡了我们的脖子?亟待攻克的核心技术。前些日子《科技日报》总编辑刘亚东的演讲刷屏了朋友圈。刘亚东痛斥:中国科技与美国等发达国家有相当大的差距,本是常识,但却被严重忽视,一会儿“新四大发明”,一会儿“超越美国,世界第一”。

《科技日报》总编辑刘亚东
这种忽悠不仅为国际上的中国威胁论提供了口实,也助长了国人狂热虚骄的自满情绪,其结果都将是误国害民,有百害而无一利。
《科技日报》是中国最权威的科技领域媒体,直属科技部,目前的社长是副部级。其总编辑刘亚东是北大法学博士,从事新闻工作20多年,有广阔的国际视野和专业的媒体素养。

《科技日报》
在今年4月份,正值中兴事件热爆之际,《科技日报》推出了“亟待攻克的核心技术”系列报道。这其中既有与老百姓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技术,也有听起来似懂非懂的前沿科技。
究竟有哪些核心技术,中国还没有攻破?还在受制于人?我特别翻阅了近两个月的报道,找到其中的27篇。这里面有许多细节、案例,惊出一身冷汗。
2
1.《这些“细节”让中国难望顶级光刻机项背》(4月19日)
光刻机

制造芯片的机器,其精度决定了芯片的上限。中国生产的最好的光刻机,加工精度是90纳米。这相当于2004年上市的奔腾四CPU的水准。目前,国外已经做到了十几纳米。
2.《中兴的“芯”病,中国的心病》(4月20日)
芯片

低速的光芯片和电芯片已实现国产,但高速的仍全部依赖进口。国外最先进芯片量产精度为10纳米,我国只有28纳米,差距两代。据报道,在多个IT领域,国产芯片占有率为0%。
3.《丧失先机,没有自研操作系统的大国之痛》(4月23日)
操作系统

普通人看到中国IT业繁荣,认为技术差距不大,实则不然。3家美国公司垄断手机和个人电脑的操作系统。数据显示,2017年安卓系统市场占有率达85.9%,苹果IOS为14%。其他系统仅有0.1%。这0.1%,基本也是美国的微软的Windows和黑莓。
4.《居者无其屋,国产航空发动机的短舱之困》(4月24日)
短舱

飞机上安放发动机的舱室,俗称“房子”,是航空推进系统最重要的核心部件之一,其成本约占全部发动机的1/4左右。美国可独立研制,但我国在这一重要领域尚属空白。查阅所有公开资料,我国尚无自主研制短舱的专门机构,相关院校似乎也没有设置相关的学科。
5.《传感器疏察,被愚钝的机器人“国产触觉”》(4月25日)
触觉传感器

工业机器人核心部件。一片巴掌大小的日本阵列式传感器售价10万元,而国内产品一般100元一个。但质量差距巨大,关键零部件都是国外进口。
6.《真空蒸镀机匮缺:高端显示屏上的阴影》(4月26日)
真空蒸镀机

OLED面板制程的“心脏”。日本Canon Tokki独占高端市场,掌握着该产业的咽喉。业界对它的年产量预测通常在几台到十几台之间。有钱也买不到,说的就是它。
7.《射频器件:仰给于人的手机尴尬》(5月7日)
手机的射频器件

好比部队的无线电兵,通信全靠它。中国是世界最大的手机生产国,但造不了高端的手机射频器件。2018年,射频芯片市场150亿美元;高端市场基本没有国货,被Skyworks、Qorvo和博通3家垄断,高通也占一席之地。
8.《“靶点”难寻,国产创新药很迷惘》(5月8日)
iCLIP技术

iCLIP实验的图示
一种新兴的实验技术,是研发创新药的最关键的技术之一。国内实验室却极少有成熟经验,国外研究团队已在此领域展开“技术竞赛”,研究论文以几个月为周期轮番上演。
9.《“命门火衰”,重型燃气轮机的叶片之殇》(5月9日)
重型燃气轮机

广泛应用于舰船、火车和大型电站。我国具备轻型燃机自主化能力;但重燃仍基本依赖引进。国际上大的重燃厂家,主要是美国GE、日本三菱、德国西门子、意大利安萨尔多4家。与中国合作都附带苛刻条件:设计技术不转让,核心的热端部件制造技术也不转让,仅以许可证方式许可本土制造非核心部件。
10.《激光雷达昏聩,让自动驾驶很纠结》(5月10日)
激光雷达

自动驾驶汽车的必备组件,决定着自动驾驶行业的进化水平。但在该领域,国货几乎没有话语权。目前能上路的自动驾驶汽车中,凡涉及激光雷达者,使用的几乎都是美国Velodyne的产品。这家公司成立于1983年,位于硅谷,其激光雷达产品是行业标配,占八成以上市场份额。
3
11.《适航标准:国产航发又一道难迈的坎儿》(5月11日)
适航标准

一款航空发动机要想获取一张放飞证,必须经过一套非常严格的“适航”标准体系验证,涵盖设计、制造、验证和管理。但目前在国际上,以FAA和欧洲航空安全局(EASA)的适航审定影响力最大,认可度最高,双方互认。中国基本无话语权。
12.《没有这些诀窍,我们够不着高端电容电阻》(5月14日)
电容和电阻

电子工业的黄金配角。中国是最大的基础电子元件市场,一年消耗的电阻和电容,数以万亿计。但最好的消费级电容和电阻,来自日本。电容市场一年200多亿美元,电阻也有百亿美元量级。市场的“头号玩家”是日本,占据一半以上份额,以村田、TDK等企业为代表;台湾地区位居次席;而中国大陆的产品多属于中低端。
13.《核心工业软件:智能制造的中国“无人区”》(5月17日)
核心工业软件

中国的核心工业软件领域,基本还是“无人区”。譬如,芯片设计生产“必备神器”EDA工业软件,和国外先进EDA工具之间存在“代差”。国外EDA三大巨头公司Cadence、Synopsys及Mentor,占据了全球该行业每年总收入的70%。发展自主工业操作系统+自主工业软件体系,刻不容缓。
14.《烧不出大号靶材,平板显示制造仰人鼻息》(5月18日)
平板显示屏

全国有20余家靶材生产制造商,但能做超过32英寸靶材的,中国还是“零”!
15.《算法不精,国产工业机器人有点“笨”》(5月22日)
核心算法
工业机器人
中国已经连续5年成为世界第一大机器人应用市场,但高端机器人仍然依赖于进口。由于没有掌握核心算法,国产工业机器人稳定性、故障率、易用性等关键指标远不如工业机器人“四大家族”发那科(日本)、ABB(瑞士)、安川(日本)、库卡(德国)的产品。
16.《航空钢材不过硬,国产大飞机起落失据》(5月23日)
航空钢材

因为国产材料不过关,首架C919下线试飞时,起落架用进口材料制作。中国的超高强度钢材研制水准与美国还有较大差距。目前起落架钢材使用现状来看,美国的300M钢使用范围最广。300M钢是1952年由美国国际镍公司研发。
17.《为高铁钢轨“整容”,国产铣刀难堪重任》(5月24日)
铣刀

从2003年开始至今,中国铺设的高铁轨道长度已占世界高铁总里程的一半以上,而钢轨养护问题也愈加让业内专家忧心——有着高铁“筋骨”之称的钢轨,若养护不到位,不仅折损生命周期,还存在高风险隐患。被称为钢轨‘急救车’的铣磨车,其中最核心部件铣刀仍需从国外进口,在此领域“国内尚在学徒阶段”。
18.《高端轴承钢,难以补齐的中国制造业短板》(5月25日)
高端轴承钢

无论飞机、汽车、高铁,还是高精密机床、仪器仪表,凡是旋转的部分,都需要轴承。虽然我国的制轴工艺已经接近世界顶尖水平,但材质——也就是高端轴承用钢几乎全部依赖进口。
19.《高压柱塞泵,鲠在中国装备制造业咽喉的一根刺》(5月28日)
高压柱塞泵

中国液压工业的规模在2017年已经成为世界第二,但产业大而不强,尤其是额定压力35MPa以上高压柱塞泵,90%以上依赖进口。高压柱塞泵是高端液压装备的核心元件,被称作液压系统的“心脏”。液压系统是装备制造业的关键部件之一,一切工程领域,凡是有机械设备的场合,都离不开液压系统。高压柱塞泵是鲠在我国装备制造业咽喉要道的一根‘刺’。
20.《航空软件困窘,国产飞机设计戴上“紧箍咒”》(5月30日)
航空软件

自上世纪80年代后,世界航空业就迈入数字化设计的新阶段,现在已经达到离开软件就无法设计的高度依赖。设计一架飞机至少需要十几种专业软件,全是欧美国家产品。国内设计单位不仅要投入巨资购买软件,而且头戴钢圈,一旦被念“紧箍咒”,整个航空产业将陷入瘫痪。
4
21.《我们的蛋白质3D高清照片仰赖舶来的透射式电镜》(6月6日)
透射式电镜

一种高分辨率、高放大倍数的显微镜,是材料科学研究的基础设备。目前世界上生产透射电镜的厂商只有3家,分别是日本电子、日立、FEI,中国一家都没有!
22.《自家的掘进机却不得不用别人的主轴承》(6月7日)
主轴承

全断面隧道掘进机“心脏”之称。国产掘进机整机制造能力已接近世界最先进水平,但最关键的主轴承全部依赖进口。德国的罗特艾德、IMO、FAG和瑞典的SKF占据市场。
20.《微球:民族工业不能承受之轻》(6月12日)
微球

现代工业的基础材料,是液晶屏、芯片的关键部件。被国外企业垄断。仅微电子领域,中国每年就要进口价值几百亿元人民币的微球,主要从日本进口。
21.《少了三种关键材料,燃料电池商业化难成文章》(6月14日)
燃料电池

国外的燃料电池车已实现量产,但我国车用燃料电池还处在技术验证阶段。中国车用燃料电池的现状是:几乎无部件生产商,无车用电堆生产公司,只有极少量商业运行燃料电池车。
22.《国产焊接电源“哑火”,机器人水下作业有心无力》(6月20日)
高端焊接电源

中国是海洋大国,拥有300多万平方公里海域。海里的设备一旦出现开裂等故障,需要用有工业制造“缝纫机”之称的焊接装备修补,深海焊接的实现靠水下机器人。但我国水下机器人焊接技术一直难以提升,原因是高端焊接电源技术受制于人。
23.《一层隔膜两重天:国产锂电池尚需拨云见日》(6月21日)
锂电池

作为新能源车的“心脏”,国产锂离子电池(以下简称锂电池)目前“跳”得还不够稳。电池四大核心材料中,正负极材料、电解液都已实现了国产化,唯独隔膜仍是短板。高端隔膜目前依然大量依赖进口。
24.《拙钝的探测器模糊了医学影像》(6月25日)
CT

目前国产医学影像设备的大部分元器件依赖进口,至少要花10年、20年才能达到别人的现有水平。在传统医学成像(CT、磁共振等)上,中国最早的专利比美国平均晚20年。在专利数量上,美国是我国的10倍。这意味着整个产业已经完全掌握在国外企业的手里了,所有的知识产权,所有的原创成果,所有的科研积累都在国外,中国只占很少的一部分。
25.《通往超精密抛光工艺之巅,路阻且长》(6月26日)
超精密抛光工艺

超精密抛光工艺在现代制造业中有多重要,其应用的领域能够直接说明问题:集成电路制造、医疗器械、汽车配件、数码配件、精密模具、航空航天。“它是技术灵魂”。美日牢牢把握了全球市场的主动权,其材料构成和制作工艺一直是个谜。换言之,购买和使用他们的产品,并不代表可以仿制甚至复制他们的产品,这是两回事。
26.《中国半导体产业因光刻胶失色》(5月30日)
光刻胶

中国虽然已成为世界半导体生产大国,但面板产业整体产业链仍较为落后。目前,上游高端电子化学品(LCD用光刻胶)几乎全部依赖进口。核心技术至今被日本的TOK、JSR、住友化学、信越化学等企业垄断。
27.《水下连接缺国产利器,海底观测网傍人篱壁》(6月13日)
水下连接器

目前,北美、西欧和日本等十余个国家已拥有海底观测网。2017年3月,中国最大规模的国家海底科学观测网正式启动 ,遗憾的是,目前我国水下连接器市场基本被外国垄断。产品几乎都来自美国、德国。
5
一字一句看完27篇报道,有心的读者已经可以看出,出现最多的关键词就是“依赖进口”“没有话语权”“美日垄断”。
这些报道里涉及到的领域大飞机、高铁、智能手机、工业机器人等等,在以往的媒体报道上,都是国人的骄傲。而几乎没有人说这些“骄傲”的核心部件竟然大多依赖进口,受制于人。
其实,在这些领域之外,还有很多“触目惊心”的案例。按照刘亚东的说法,目前在某些关键技术领域,我们与西方发达国家的差距不但没有缩小,反而呈现出扩大的趋势。
比如,他曾了解到目前美国的F135型航空发动机经过改进,推力已经达到22吨。稍微有一点航空发动机知识的人都知道,这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数字。

F135型航空发动机
这一次,在中美交锋再生波澜之际,看到有官方背景的《科技日报》终于站出来发出理性的声音,庆幸之余,依然心情沉重。正视差距,不要再沉睡在夜郎自大的幻觉之中。更不要妄自菲薄,唉声叹息,一蹶不振。
在国际上,中国现在仍然是个追赶者,最主要的任务是学习,低调发展,而不是动不动就亮剑、厉害了我的国。
『要么庸俗,要么悦读』


关于熬夜和早起,也许你一直都错了
我把《清明上河图》放大30倍,吓死
唐僧到底爱不爱女儿国国王?
一次性把中国茶讲清楚(建议收藏)
书单|买书不挑出版社的都是山炮!

作者:admin 分类:全部文章 浏览:3